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武汉11月6日电 (马芙蓉 陈长丽)6日,2018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在武汉开幕,吸引了来自全国56个植物园(树木园),14家科研院所(大学)及8个国际国内学术组织等110多家单位的380余名代表参会。

  大会围绕“植物保育的技术与实践”“环境教育与生态旅游”“植物园规划设计与建设”“植物园新时代的新使命”四个主题,举办7场特邀大会报告、52场专题报告,集中展示近年来植物园事业在科学研究、科普教育、园林园艺方面取得的成绩与经验。

  记者注意到,智慧植物园建设成为与会代表关注、交流的热点。智慧植物园是指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为植物园提供植物智能识别、园区智能导览、AR互动体验、植物大数据平台等专业服务。这意味着,游客今后游园时,碰到不知名的植物,只需要拿出手机扫一扫,便能清楚知晓这些植物的名称、分类、用途等信息。

  据悉,通过与百度、腾讯合作,中科院武汉植物园、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北京植物园、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昆明植物园、上海植物园等机构和园区正在开展智慧植物园建设。

  当天开幕式上的颁奖典礼环节,中科院新疆吐鲁番沙漠植物园潘伯荣、中科院武汉植物园郑重等9人荣获“2018年度中国植物园终身成就奖”;深圳市中国科学院仙湖植物园荣获“2018年度中国最佳植物园‘封怀奖’”。

  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是中国植物迁地保护领域最具影响的全国性会议,每年举办一次。本届学术年会由中国植物学会植物园分会联合中国植物园联盟、中国公园协会植物园工作委员会、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等单位主办,中科院武汉植物园承办。(完)

  七幕人生:本土化音乐剧6年演出超1000场

杨嘉敏 受访者供图

  很多小女孩听着“灰姑娘”的故事开启了自己的“公主梦”,如今正在北京上演的中文版音乐剧《灰姑娘》,让孩子们在“神奇魔法”互动中得到音乐、舞蹈等美的熏陶。

  这样的剧是七幕人生创始人兼CEO杨嘉敏看好的“稀缺资源”。2009年从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后,杨嘉敏赴日本在软银集团工作两年,2012年回国创办七幕人生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致力于引进经典音乐剧的版权,制作中文版在国内演出,6年来演出超过1000场。

  “越难越说明这是一个壁垒,后来者很难复制”

  “七幕人生”取自莎士比亚的戏剧《皆大欢喜》,里面把人的一生分为七个阶段,从婴儿到暮年,每个人都有登场和退场。杨嘉敏希望用音乐剧把人生故事讲述得更精彩。

  杨嘉敏大学时就喜欢音乐剧,在日本工作时,她看到了音乐剧市场的潜力和可复制性,专门做了一下研究,发现其票房竟能达到电影票房的70%~80%,较大的两三家公司能占有约90%的市场,其模式是从欧美引进经典音乐剧,改编成日文版演出。

  联想到中国文化市场处在消费升级期,经典音乐剧市场还是空白,杨嘉敏索性把爱好和创业结合起来。

  音乐剧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市场,杨嘉敏一开始把核心观众年龄定位为18~25岁,“这拨人是音乐剧的资深粉丝,他们能看懂很多梗”。比如《Q大道》,几乎场场爆笑不断。

  观众随着文化市场的复兴在成长。七幕人生的《音乐之声》上演后,很多人反馈希望有“合家欢”的作品,这样全家人可以一起看。所以,杨嘉敏和团队决定拓展观众群,把家庭观众放在首位,“像我们马上要做的《放牛班的春天》,大人也能从中找到许多乐趣,这类内容在中国很稀缺”。

  “我们判断音乐剧好坏一是有没有好的故事,二是有没有可以被传唱的旋律。”杨嘉敏挑选剧本很用心,会选那些在国外获过知名奖项,具有跨文化迁移可能性的作品。

  在谈合作的时候,国外版权方最看重能否把剧做好,有没有运营的能力。所以杨嘉敏努力地带领团队增加制作能力和体量,“你要匹配相应的实力去拿到那个剧”。2012年,创业之初她在英国看到一个剧,从2013年开始版权谈判,由于此剧所需的制作难度很高,一直到今年才谈成功。

  音乐剧本土化最难的是翻译,外语中的“笑点”让中国观众笑出来并不容易,“每翻译完一个剧,译配的同事都会掉一堆头发。”杨嘉敏说。

  在制作过程中,组织团队运营,使每场演出有序进行,确保即使演100场,演员也能保持好的状态,这在杨嘉敏看来是“很重的事情”,需要非常精心化的运营与管理。杨嘉敏庆幸,公司基本摸索出了自己的标准化制作流程。

  “要踏踏实实深耕这个行业。”杨嘉敏展示了一种逆向思维,“越难越说明这是一个壁垒,后来者很难复制。”

  一个“三无”的音乐剧最后一票难求

  1987年出生于浙江衢州的杨嘉敏,有很多亲友经商,从小耳濡目染的她也一直有创业的想法:“大方向想清楚,只要有30%的把握,就去做吧!在做的过程中,见招拆招!”

  回国创业,她第一个找的人是“当时唯一认识的活跃在戏剧圈”的大学老师约瑟夫·格雷夫斯,他在北大执教戏剧已有10年,“他觉得普及戏剧的最好方式是把作品做出来,让更多人看到”。

  他们选择的第一个剧本是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我,堂吉诃德》。杨嘉敏拿出工作攒下的积蓄30万元,投入音乐剧的制作中。没有演员,就找了北大的学弟学妹演,约瑟夫亲自饰演堂吉诃德;没有大剧场,就在一个100多人的社区小剧场演;没有观众,发动所有亲朋好友来看。

  但是没有钱做宣传,着实让杨嘉敏费了一番心思——当时微博很火,她就翻看一些大V的号,看谁提到过音乐剧,说明对这个行业有兴趣,就发私信请他们来看,“一次不成多发几次,还真的请来一些大V,他们看完剧主动发了微博,其实我们没有任何私交。这是当时唯一的宣传手段。”杨嘉敏回忆起来依旧感慨。

  20场英文的《我,堂吉诃德》,由于“良心制作”和大V宣传,最后几场竟一票难求,这让坐在门口售票的杨嘉敏有了信心。

  也是在售票时,她遇到了后来成为合伙人的中文译配程何,两个人聊起音乐剧,有许多共同见解。程何优秀的翻译功底坚定了杨嘉敏走音乐剧本土化的道路,第二部剧就开启了中文版制作。

  “和时间做朋友,做得越久可能做得越好”

  “一个新品牌想要落地,往往是年轻人先尝鲜。”培育市场成为“七幕人生”当前着力在做的事。他们制作了集锦作品《你好,音乐剧!》,与教育部的“民族艺术进校园”合作,2017年走进了50多所高校推广音乐剧。

  亲身接触是音乐剧推广的最好办法。杨嘉敏介绍,公司成立后第二年做用户调查时,80%的用户是第一次进剧场,今年上半年的调查中这一数字变成了30%。

  拓展新市场是杨嘉敏带领团队积极在做的另一件事,暑期夏令营就是从去年开始的尝试。在做合家欢剧目的时候,有招募小演员的需求,团队发现观众是一个很好的来源——许多孩子看完剧以后,有强烈的意愿学习音乐剧表演,既可以作为兴趣培养,又有机会到舞台上体验和锻炼。

  杨嘉敏很看好这项新业务,认为不仅能提供给孩子艺术课程和启蒙,还可以培养音乐剧的长期用户:“艺术培训是一个存量加增量的市场。”

  不过,她也强调:“演出肯定是我们最核心的一块儿。”从刚创业时演出只能在100多人的小剧场,到现在2000人的大剧场;从一开始只在北京,到现在每年在50多个城市巡演;从巡演又到即将在北京、上海、深圳投建自有千人剧场,这些变化令杨嘉敏感到踏实,公司今年顺利拿到了B+轮融资,并且开始盈利。

  “我们做这个事儿一方面能让中国观众不出国门,就能欣赏到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剧;另外一方面艺术教育能够改变下一代的审美、创造力。” 杨嘉敏觉得,这是可以一辈子去做的事业,“和时间做朋友,做得越久可能做得越好”。

  实习生 孔媛媛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聪聪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