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原标题:西方的绅士风度去哪儿了?

“中国渗透”,近来悄然成为西方媒体和政界的一个热词。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2月21日在与来访的马其顿总理扎埃夫举行的记者会上,警告中国通过经济合作“渗透巴尔干”。22日上午,默克尔在联邦议院再度就中国对欧洲的所谓“经济挑战”表示警惕。

不久之前的2017年12月,澳大利亚媒体掀起了“中国渗透”和“中国间谍”的炒作狂潮。澳总理特恩布尔则将矛头直指中国,宣称澳方严肃对待有关报道,需要给澳中关系划出界线,澳将通过议会和法律来维护国家主权。

联想起之前美国多次炒作“中国间谍”案,不难看出:西方国家利用自己的话语霸权,正在有计划地掀起新一轮“中国威胁论”。原本再正常再简单不过的中西经贸关系,被生生地扣上“渗透”“经济威胁”等大帽子。

其实,要说“渗透”,西方可是拥有辉煌的“渗透史”——近代以来,西方不但四处殖民,还对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极尽所能地进行了文化、思想、政治、经济等方方面面的渗透,并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颠覆行动和“颜色革命”。中国作为西方的重点渗透对象,一直受到特别关照。

然而,贵为渗透老手的西方,这次集体上演“贼喊捉贼”的大戏码,动机不纯,来者不善,值得警惕。说轻一点,是西方某些精英们因传统优越感逐渐丧失而借中国发泄哀怨;说重一点,是西方某些精英们企图以新的抹黑攻势来遏制中国崛起。

在全球经济深度融合、密不可分的今天,以“中国渗透”和国家安全为由阻止来自中国的投资,虽然会给中国造成一些损失,但对投资严重不足、经济活力缺乏的西方来说,就不仅仅是经济损失了,更严重的恐怕是就业岗位损失和投资信心损失。

中国在发展与他国经贸关系时,从不贪图一己之私,而是始终践行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理念,张开双臂“欢迎搭中国经济的快车”。连续多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

反观西方,进入新世纪以来,政治混乱、增长乏力、信心跌落,西方民主制度遭遇空前危机。可悲的是,西方某些精英们没有学会反省,不敢正视自身问题、革除历史积弊,反而要拉中国为自己的无能背书。

正如柏林中国问题学者夫罗里扬一针见血指出的:默克尔的言论与近来德国及欧洲出现的所谓“中国渗透论”相呼应,本质上是面临危机的欧洲无法适应崛起的中国。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抹黑中国,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大势,也治不了西方经济社会的顽疾。与其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遏制中国,不如转变不健康的失衡心态、抛弃损人不利己的做法,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积极适应中国崛起,与中国携手合作,共同做大世界经济蛋糕,尽快摆脱发展窘境。

责任编辑:桂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印媒称“台湾地区要入联合国” 台网友斥:想找死吗

联合国

海外网9月18日电 印度媒体《外交广场》(Diplomatic Square)近日撰文谈到“台湾地区今年提出3大诉求欲参与联合国体系”,妄称“不应把台湾地区排除在联合国体系之外”。

文章声称,为向国际明确传达台湾地区诉求,台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特别撰写专文,呼吁联合国不应把台湾地区拒于门外,专文已在多国媒体刊出。《外交广场》还叫嚣,“台湾地区有意愿,也有能力参与联合国体系,与各国互动及合作,进而协助维护区域和平、经济发展和实现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

对此,台湾网友直接开了一场“吐槽大会”。纷纷表示,“印媒嘴炮打到台湾是找死吗!”“印度本身就是一堆邦国的问题,每一个邦国都可以独立了,印度就从此不存在了”,“印度见缝插针,别以为是好意”。

有网友称,“(这次)又花了多少钱?”,“写这种文章时拿了多少好处,台湾只是地名,联合国成员有哪一个是用地名加入的”,“阿三也是戏太多,可能拿了两个亿的片酬”。

近日,台湾地区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媒体上刊文,妄言“联合国应公平对待台湾地区,台有权获得联合国平等的对待,最起码,不要再将我们拒于大门外。”

据台湾“中央社”、联合新闻网等消息,李大维声称,“纽约是世界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之一,除自由女神像、时代广场等景点,还有作为全球事务神经中枢、象征平等、多元、自由的联合国总部。但令人遗憾的是,随着越来越多来自台湾地区的访客发现自己被联合国拒于门外,只因自身‘国籍’而遭歧视。”

对此,台湾网友并不买账,讽刺称“应该花了不少钱,还是在地方媒体”,还有网友称,“(李大维)应该是想保卫自己的官职。”

印杂志封面把台湾地区从中国版图抹掉

其实,印媒类似的“嘴炮”并非第一次了。早前,印度的主流媒体《今日印度》曾选择以中国和巴基斯坦板块图作为封面,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的板块图上却唯独缺少了西藏和台湾。不仅如此,该杂志还声称,最新封面因设计独特,被美国出版设计师协会(SPD)评为“当日最佳封面”。

对于印媒非要存心挑起事端,中国外交部“高冷”回应。在此前的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及此事,我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说,“这种小伎俩你还认真对待啊,下一个问题”。(海外网 朱箫)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新社会阶层

封面新闻北京12月21日电(记者 代睿) 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收入较高、消费惊人、在体制外就业、经常更换工作,社会学界称之为“新社会阶层”。中国社科院在今天上午的2017年度《社会蓝皮书》报告中披露,新社会阶层的高收入、高消费特征非常明显,从个人收入上来看,新社会阶层去年的平均收入大约是166000多元,远远高于社会平均的7万多元,是其2.19倍。

面对这一群体的日益壮大,2016年中央统战部专门成立了新社会阶层人事局,体现出这个阶层日益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社科院根据来源于北上广三地6000多个样本的调查进行推算,北京、上海、广州新社会阶层人士群体规模分别为 8.4%、14.8%、13.6%。

在经济状况方面,新社会阶层的高收入、高消费特征非常明显,从个人收入上来看,新社会阶层在去年上一年的平均收入大约是166000多元,远远高于社会平均的7万多元,是其2.19倍。在家庭收入层面,新社会阶层上一年度的家庭总收入的均值达到28万元,是社会平均收入14万元的1.96倍。

从消费情况来看,三地新社会阶层上一年的家庭总支出平均为13万元,是整个社会平均水平的1.71倍。从支出的构成来看也显著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尤其在教育和住房方面的支出更是非常明显的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分别是1.68和1.40倍。

从区域比较情况来看,北上广三地新社会阶层有一些不同的特点,从家庭收入来看,上海的新社会阶层收入最高,接近37万元,北京次之,大约是26万元,广州最少,在20万元左右。从新社会阶层资金流动性方面来看,新社会阶层借贷行为发生的比例要高于社会平均水平,而且负债比例也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借贷用于生产性投资的比例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大约是1%以上。

在就业稳定性方面,新社会阶层就业稳定性比较低,工作变动非常频繁,根据社科院的调查结果,三地有53%的人表示以前换过工作岗位,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37%,有11%和7%的人表示更换过两次或者是三次工作,而且从未来的职业规划来看,很多受访者表示未来两年以内有打算找一份新工作或者创业的想法。

新社会阶层追求有品位的生活,娱乐、休闲方式非常多样化,比如进行国内的自费旅游方面,72%的新社会阶层人士有过国内自费旅游,31%有过出国旅游,81%的成员表示过去一年至少阅读过一本书,50%的人表示会欣赏音乐,特别是流行音乐,93%的人表示日常生活中会参加运动项目,参加运动项目最高的就是跑步、散步、羽毛球等等。

在政治参与方面,新社会阶层的政治参与主要集中在政治事务的讨论方面,比如说38%的新社会阶层表示曾经与周围人讨论过政治问题,11.7%的人曾经在互联网上讨论过政治问题,这两项比例略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

新社会阶层另外一个特征就是参与公益活动的比例非常高,41.6%的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曾经向慈善机构捐款捐物,参加环境保护的活动比例大约为20%。在义务献血、义务参加专业咨询活动、义务打扫卫生,义务照顾社区孤寡老人的参与率也分别是17.1%,11.7%,10.6%和7.3%。从地区差异来看,北京新社会阶层人士,义务献血比例高达20.2%,明显高于广州的13.5%,上海慈善参与率达到50%,明显高于北京和广州。

上海大学教授张海东解读说,新社会阶层对于我国社会发展有一定的积极影响,新社会阶层人士是市场经济的积极参与者、承担了应有的社会责任、热心于公益事业、具有积极的社会态度和价值观念,他指出,如何引领新社会阶层健康发展,将是今后我国社会发展中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2017年中国经济要稳住什么

明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环境更为复杂严峻,在确定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一定要以实际的行动和政策举措,稳住各界对中国经济和深化改革的良好预期,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奋发有为,给企业和实体经济提供真金白银的支持,才能真正求稳求进。

现在网红很难不朽,而是速朽

现在大多数网红只是一些匆匆过客,她们很难不朽,甚至根本谈不到不朽,我们看到的反而是速朽。

狙击特朗普的最后希望

有人问基辛格,特朗普当总统,够格吗?基辛格答道: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他已经是总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