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11月9日电 在今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周晓飞介绍,发展改革委将加快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营商环境评价体系,2019年将试点在部分省市县区全面推开营商环境评价,为2020年在全国开展营商环境评价夯实基础。

一家国家级孵化器楼内驻满了高新机构。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一家国家级孵化器楼内驻满了高新机构。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会上有记者问: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建立营商环境的评价机制并逐步在全国推行,请问国家发展改革委如何进一步推行营商环境评价的工作。

  周晓飞介绍,按照国务院的要求,经过反复调试和引入第三方论证,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和地区,按照国际可比、对标世行、中国特色原则,从衡量企业全生命周期、反映城市投资吸引力、体现城市高质量发展水平三个维度初步构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营商环境评价体系,主要有四个方面特点:

  一是指标设置方面,遵循落实高质量发展、深化“放管服”改革要求,既借鉴世界银行指标,又叠加符合中国国情的评价指标。

  二是数据获取方面,注重以企业实际办理事项的环节、时限、成本作为填报依据,通过交叉验证、第三方核验等方式,确保数据真实、准确。

  三是数据分析方面,由第三方开发设计出专业评价分析系统,形成全过程留痕、可查询可追溯、规则透明的分析处理机制。

  四是评价机制方面,组建由部门、地方、第三方机构、律所等业内人士构成的专家团队,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建立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

  周晓飞指出,下一步,发展改革委将加快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健全营商环境评价机制,做好2019年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若干地级城市开展营商环境评价的准备工作,并试点在部分省市县区全面推开营商环境评价,为2020年在全国开展营商环境评价夯实基础。

  兰州11月10日电 (闫姣)“电影来啦!尹叔叔放电影来啦!”架放映机、检查胶卷、调试音响……一切准备就绪,尹凤民摇动放映机,发出“吱吱”的声响。

  出生于1966年的尹凤民,是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三仓乡平头村人,从20多岁到如今已年逾五旬,他游走于白龙江畔深山村寨30余载,为村民们带去了近万场电影。

  30多年前,西北农村鲜有其它娱乐活动。“乡村电影”的出现打开了农村新世界的大门。盘腿围坐于晒谷场上的农民们,在电影里看到数十层高的楼房,一辆接一辆的汽车,还有摇一摇拿在耳边就能听见声音的电话……一切陌生而又新鲜。

图为甘肃陇南市大山里的放映员尹凤民展示“广场影院”的简单居所。 闫姣 摄图为甘肃陇南市大山里的放映员尹凤民展示“广场影院”的简单居所。闫姣 摄

  近日,记者来到了尹凤民在城区的出租屋,屋内陈设简单,推门进去一眼就能看见斜对面的桌子上重叠摆放着的三个老旧音响。他跟记者描绘起30多年前在乡村放电影的场景,“很多村民翻山越岭走两三个小时,有些顾不上吃饭就跑来看电影。那时放的《月亮湾的笑声》《地道战》《朝阳沟》等影片,观众几乎场场爆满。”

  放电影是个辛苦活,需背着七八十斤的设备在烈日下走一天,“经常走到半路就头晕目眩。”尹凤民说,有一次他从武都区电影公司租了胶卷,坐一辆三轮车,走了120多公里山路,到村子已是凌晨一时,但村民们仍围着火堆等他。“虽然辛苦,但这更坚定了我坚守乡村电影的决心。”

  20世纪90年代中期,电影业步入低谷,尹凤民电影队的放映员先后转行,尹凤民变卖家产,虽债台高筑,但他坚持为村民们放电影。

  随着农村年轻人员外出务工潮流的兴起,“乡村电影”渐冷。农村观众由当初的七八百人,后来仅有五六人观看。于是,尹凤民决心推动“广场电影”。2014年,他从乡下搬至城区,在离河边的广场不远处租了一间屋子。

图为尹凤民放“广场电影”时的流动电影放映车。 闫姣 摄图为尹凤民放“广场电影”时的流动电影放映车。闫姣 摄

  由中国电影家协会和当地政府的资助,尹凤民播放电影的设备日渐改善。今年,尹凤民自掏腰包添了些钱,将多年挂电影幕布的“木架子”修建成“铁架子”,焕然一新的设备吸引了更多“电影迷”。

  现年44岁的当地民众刘四平从6岁起,就和伙伴们组起了“影迷团”,他说,“电影里的场景深深吸引住了我,自小我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到城里生活,很感激尹师傅能坚持将山外的世界带给我们。”

  30多年来,尹凤民见证着中国电影一步步演变,“看着放映员们从肩挑、板车拉到用电动三轮车载电影设备;电影也从黑白、彩色到数字;影片也从《地道战》变成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等,电影的世界更加精彩。”

  流程简单了,影片多种多样了,但尹凤民和大批“老观众”却觉得,只有用“旧机子”放“老电影”,才有看电影的感觉。他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得到当地政府的帮助,用老机子、胶片放电影,既能“安放”一代人的青春和回忆,又能让当下的小孩了解昔日的乡村,了解电影发展变迁的历程。(完)

  上海金山区漕泾镇  “权力给村民,换来的是信任”(坚持发展“枫桥经验”)

  护塘村拆违建,离启动还有一周,不少村民就自己动手把违建房拆了。

  看记者不信,村民老沈把记者拉到村委会旁的两面墙边上,“村里人都要面子的呀,有‘公开墙’在,谁也不想落后的呀。”

  公开墙上,村里每间房户主是谁,门牌多少,哪个村干部负责,一目了然。

  护塘村,位于上海市金山区漕泾镇。在这里,以公开促公平,成了当地学习发展“枫桥经验”过程中发动和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的关键词。

  公开促公平,拆违获拥护

  护塘村靠近工业区,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在村里租房子。为生活方便,村民们就在房子边上搭个卫生间、小车棚,久而久之,几乎家家有违建,处处可见彩钢板。“村子面貌不佳且不谈,违建里私拉电线、堆放生活垃圾,安全隐患可不得了。”村党总支书记沈银欢说。

  去年,上海市推进“五违四必”整治,护塘村也启动了拆违工作。从哪抓起?村党总支讨论后,大家一致觉得,还是应该从“公开”入手。原来,大家也知道违建有隐患,都拥护拆违,但就是担心不公平。

  打消疑虑,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公开,村委会旁的两面白墙成了“公开墙”。全村违建户名、违建面积、违建户是普通村民还是党员干部、完成拆违时间等明细统统上墙,所有村民共同监督。哪家违建拆掉,户名后面就贴上一面小红旗。

  没承想,公开墙还没布置好,不少村民家里的违建就已经没了踪影。“党员干部家庭带头拆,起到了很好的模范作用。”护塘村委会主任李欢军说。护塘村2.2万余平方米的违建,去年全部拆除,拆违过程中没有出现一起纠纷。

  护塘村在金山区率先成功创建“无违建村”,去年底还获得了“全国文明村”的称号。“违建没了,‘公开墙’留下了,今年搞‘美丽宅基’还得靠它。”沈银欢说。

  村民有“实权”,自治有动力

  护塘村“公开墙”的产生,在漕泾镇党委副书记张军看来,是村里这些年推进基层社会治理观念转变的一个体现,“村干部把手里的权力交还给村民,工作事半功倍,还能赢得村民信任。”

  2014年底,上海市委出台《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以及6个配套文件。护塘村结合村情实际,探索建立了村委协助政府治理清单制度,形成了村务工作程序、责任、制度、考核“四张清单”,指导和约束村干部行权履责,让村民们办事有指南、监督有依据。

  漕泾镇党委和政府对“四张清单”进一步完善,在全镇推行。打开《漕泾镇村级重要事项办理程序清单》,上面有村级财务管理、村级工作人员任用、集体资产处置、村民用章管理等25个事项类别。每个事项类别后都附有一张流程图,每项事务要经什么程序、办什么事该找什么人,清清楚楚。

  “村里要装路灯,费用不小,原来这笔钱村两委班子讨论一下就花了。”沈银欢翻开《村级重大事项决策流程图》,指给记者,“你看,现在整个实施过程有7个步骤。”

  《流程图》清晰显示,村级重大事项,必须先由村党组织提议,再依次由村两委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接着交村民代表大会决议,决议后公示5个工作日,再由村委组织实施,最后实施结果要公示并且接受群众评议,少了哪一步都不行。“村民们有‘实权’了,对自身利益能做主,参与自治就积极了。”沈银欢说。

  前两年,有个虾塘承包户欠了8户村民3万多元土地流转费,还放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村干部本想走司法途径,但与承包户同在一个村小组的村民去做了3天工作就把事情解决了,一场本可能出现的纠纷迎刃而解。“村民的话有时比村干部管用。”在张军看来,村民的主人翁精神有了,基层治理中出现的问题也就好办多了。

  法律助维权,纠纷易消解

  “我们和律师事务所合作,定期有律师在法律服务点为村居民提供现场法律咨询,还可以随时电话咨询。”张军介绍,漕泾镇建立法律顾问制度,镇上一个公共法律工作站,14个村居建立公共法律服务室,还成立了50个“聚心堂”法律服务点,三级法律服务平台的建成,让村居民在家门口就能进行法律咨询。

  这些法律服务列入了政府购买服务目录,财政掏钱为村居民提供法律咨询,为的就是提高大家的法律意识和依法维权的能力。“有的时候,话从村镇干部的嘴里说出来,村民们会觉得有私心,律师说出来的话显得更有公信力。”沈银欢说。

  有了法律顾问,村居民们遇到问题不再是动辄堵路集访闹访,而是先问问律师的意见;遇到经济、民事纠纷,村居组织和个人也能“挺起腰杆”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护塘村80多岁的朱阿婆有三子一女,前几年因为一笔安置款分配,几个子女反目成仇,致使老人无家可归。村里调解不成,顾问律师上场,一面用法律知识给阿婆吃下“定心丸”,一面走访子女,告知他们法律规定的赡养义务,如不履行将诉诸法律。最终,4个子女通过协商达成了赡养协议,朱阿婆得到了妥善安置。

  “村情事务的公开换来了村民们的信任,‘四张清单’提升了村里的自治水平,再加上法律顾问的服务保障,很多矛盾纠纷在前期就会自然消解。”在沈银欢看来,这些做法虽然让村干部的权力“变小了”,但村民们对村干部的信任感提升了,“村里办啥事,大家都建言献策,都想让村子变得更好更漂亮,你说,这还会有啥矛盾纠纷呢?”

巨云鹏

巨云鹏

原标题:“武统”要来了?!这两天,岛内有些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文/芮思客)“台湾被推上战线!”

当地时间3月16日(北京时间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大笔一挥,签署了“与台湾交往法案”(又称“台湾旅行法”)。

岛内“绿媒”喜出望外,将这一鼓吹“美台各层级官员互访”的法案,解读为“美台关系的实质突破”。

不过,这一看似美国对台“站台”之举,引来的却是台湾媒体和民众的强烈不安。

“‘台湾旅行法’会激发‘武统’吗?”

“台湾又要成为美国的‘棋子’了吗?”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在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后的这两天里,随着大陆方面多个机构先后强硬表态,岛内舆论已颇显紧张无措,而“武统”和“棋子”也已成舆论热词。

台媒《中国时报》报道截图

“法案”签署后,美国一度“试图隐藏这条新闻”……

在外界看来,于签署当天“生效”的“与台湾交往法案”之所以引起如此波澜,关键是因为它的主张:解除美政府对美台高层交往限制。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介绍,1979年美台“断交”至今,美国对台湾官员访问华府一直有“五黑名单”限制:禁止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行政管理机构负责人、外事部门负责人和防务部门负责人等五个官衔的政治人物来华盛顿访问。

资料图:白宫

而“与台湾交往法案”却悍然打破这一限制,允许台湾各层级官员在“受尊重”的状况下入境美国,并与美国国务院及国防部官员等会面。

颇值得玩味的,还是面对这一必定引发中方强烈反对的法案,美国方面呈现的过分“低调的”态度——

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当地时间16日下午发布了“与台湾交往法案”签署的消息,但在那场发布会上,他同时还宣布了特朗普签署的另外4个法案,“与台湾交往法案”只是其中之一。

“美国试图隐藏这条新闻。”英国《卫报》说。

《卫报》报道截图

当然,国际舆论更为关注的还是大陆的反应,以及该法案将引发的一系列后续效应。

例如面对岛内部分“台独”势力和“绿媒”的忘形自嗨,BBC就发出疑问:台湾应该开心吗?

报道分析说:“有部分台媒担心,中国大陆对台遏制力度将会加大,包括军事绕台和加速与梵蒂冈的邦交,都可能是下阶段的回击。”

此外,BBC还引述台湾学者林郁方的分析称,如果台湾“独派”将该法案视为一个“绿灯”,认为可以趁机加大“‘台独’力道”,将是“令人担忧”的。

台媒忧心忡忡:“‘这一天’是不是越来越近了?”

事实上,对“台湾旅行法”给两岸关系带来的变数和隐忧,岛内舆论基调表现得比任何时候都更为悲观,许多媒体和网友认为:特朗普的一时冲动,可能让台湾受到严厉“惩罚”。

在台湾“中时电子报”看来,该法案的签署可能是一场“风暴”的开始。

而《旺报》则警告台湾当局,大陆对该法案可能做出强硬回应,“不要对‘台旅法’兴奋过头”。

《旺报》报道截图

此外,也有台媒直言,这一次台湾已彻底沦为美国的“棋子”。

台媒《中国时报》在18日的文章中说,谈“台湾旅行法”,焦点还是得回到美中关系。文章说道:“其实谁都知道,台湾不过是华盛顿的战略棋子罢了。 ”

文章还分析,随着中美双边关系愈来愈“对等”,华盛顿感到焦虑,进一步产生了寻求可“制衡”北京之筹码的迫切感,所以才拿台湾“说事”。

在社交媒体上,不少台湾网友都对“棋子”论表示认同:

面对事态的发展,岛内专家纷纷感到忧心,尤其担心大陆“惩罚”台湾,或台湾在大陆和美国之间“两边不是人”。

在台湾文化大学政治系教授陈一新看来,“台湾旅行法”的签署将导致大陆不满美国,但美国行政部门不敢对大陆反弹,最终双方可能都会拿台湾“出气”,台湾沦为“夹心饼干”。

相关报道中,《中国时报》更是重提中国驻美领事馆此前“美舰抵台之日,即中国武统台湾之时”的表态,提醒台当局切勿“玩火自焚”。

“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一天’是不是越来越近了呢?”文章最后如此问道。

媒体报道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与台湾交往法案”签署后的第二天(17日),高雄市长陈菊就现身美国纽约,引发关注。

但台媒却不愿“过度解读”陈菊此次的访美之行。

《中国时报》引用高雄市方面的表态强调,陈菊此行早已排定,且并未预料到“台湾旅行法”的签署,因此出发前并未规划其他官方行程。

台湾“联合新闻网”引述有关人士的话称,尽管陈菊访美的时间点落在“台湾旅行法”签署之后,但“和该法的通过、台美官员互访没有直接关系”。

陈菊

我三大机构强硬回应 “挟洋自重必将引火烧身!”

“台旅法”签署后,17日至18日上午,外交部、国防部与国台办三部门强硬发声,表达反对——

“挟洋自重必将引火烧身!”

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安峰山18日应询指出,该案有关条款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了严重错误信号。

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

这波强硬回应也成为台媒关注的焦点。台湾《旺报》不无担忧地认为“台旅法”令大陆“亮剑”。

“这件事会对中美关系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钟厚涛接受小锐采访时表示,美方此举相当于突破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里关于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界定,如果政治基础荡然无存,中美关系就可能出现不稳定的情况。

不仅如此,两岸关系更会因此受到影响。钟厚涛说,美国签署该法案,会使得台湾当局误以为美国是在支持它,也会误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但是,美国真的是在支持台湾当局吗?

在钟厚涛看来,特朗普只不过把“与台湾交往法案”视为一张“备而不用”的牌,“虽然已签署,但不一定现在就打这张牌”。

“对于特朗普来说,该法案对外可作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筹码,对内则可借此对国会示好。”钟厚涛说。

钟厚涛强调,如果两岸风险因此进一步升高,蔡英文当局在“台独”道路上越走越远,中国大陆就有可能被迫启动《反分裂国家法》,导致台湾问题的内因和外因出现联动,对两岸关系带来非常严重的挑战。

“特朗普上台后,表示会恪守‘一个中国’的承诺,蔡英文也表示会维持两岸现状。如果他们违背了自己的承诺,中国大陆可能会祭出更高的反制措施。”钟厚涛说。

(编辑/黄莹莹 唐立辛)

责任编辑:张建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